In a box

Friday, 27 July 2012

藤鞭鞭什么?


望着走廊上的那个小身躯,一双不停踱着且不着地的小脚丫,双手在跳动的身体两旁不停上下摇摆,嘴里,拼命以他咽喉里最极限的嗓音嚷喊着'' 不要!不要!不要!啊赫———''

可怜的小瓜,哭得呼天抢地,我看了无不感心酸。
撒谎,被教导他的院长处罚。撒何等谎言?隐瞒老师隔天有听写。后果,被狠狠地打,被凶凶地骂。


炎热的下午,我到楼下复印准备给孩子们''冲刺''国语的语法练习。我的班,真是无与伦比的特别。比别人调皮捣蛋百倍,玩耍比别人快和准千倍,考国语却由始至终要他们的小命。

这次考试,进步了一些些,可是我仔仔细细的深思熟虑,这些瓜,还是必须一直一直在这科对他们而言仿佛是外星科目的国文科下功夫。而我,也已经来到了使出浑身解数的境界,但是国语对他们来说,依然是两个字:很难。

这些二十后的新生代,就是缺乏上进心。心里只有一个概念:考不好,只是被打而已嘛。完完全全没有一丁点进取心,小小脑袋从来没出现过如:我的国语那么差,我要发奋把它搞好,我要多差字典,我要什么什么的小规划。没,有。

上一次的考试,我班的两位孩子,因为国文科考得太差,被院长狠狠地,打。骂。斥。鞭。
藤条落在他们皮肤上的刺痛,我似乎感受到。看不下去,当时我走开。

每每看见孩子犯错被鞭,我从开始到结束,无不心痛。尤其,很矛盾。即气愤他们的不知天高地厚,却不想他们被处罚。看见他们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还有眼眸里的怨恨,我何不难受啊!

藤鞭,鞭的是什么?鞭了,真的奏效吗?
幼龄的孩子们,开心吗?


言归今天在楼下目睹的那一幕幕场景,我无可奈何。

一年级的小男孩,那么歇斯底里地哀求老师不要打他,不要叫警察来接他走。站在复印处的我听见他拒绝把手伸出来向藤鞭妥协,并哀求院长说:'' 不要,你打得很痛。'' 这孩子,有点勇气。有点气概。

院长假装吓唬他似的叫他从课室出去,让警察把说谎的他捉走。他每听见警察这个字眼,便大声地、歇斯底里地大喊''不要啊——''

心酸。

孩子被处罚,是院长的权威。但是,我发现的,是其他孩子的眼神,他们脸上的胆怯。其他孩子们的静谧。吓着的安静。经过那间''案发教室'',竟发现另两位老师的举动,似乎有点不妥当。再者,我更听见一把声音:''他假假的,都没有眼泪。''

我想,众目睽睽,这小小心灵,会完好无损吗?这个时候,一位女孩从课室里缓缓走出来,经过我身旁到洗手间去。回返时,她看着我。不像平时的她,脸上笑咪咪的模样了。我轻轻地问她:''吓着了?''抿着嘴,不语,徒步走回课室去。看着这样的情景,我也奈何呀!

藤鞭,到底鞭什么?

作为一名老师,我还是个初生之犊。藤鞭被我用的次数和力度,远不及涉足这行业数年的其他前辈来得频繁和用力。

只是,我常常深思的一个疑惑是:藤鞭,真的有用吗?藤鞭是交响乐团指挥领导的指挥棒那样具有影响力吗?还是,藤鞭,是铁扇公主的芭蕉扇,挥一挥,便可以挥去所犯的错误和陋习?

我想,我不会忘记,走廊上的那个小背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