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a box

Saturday, 1 September 2012

在明天来临之前


 剪了一头短发,另一个新的路途。

明天之后,是另一个新的开始。不是大年初一,也不是结婚大喜日子。是人生另一个崭新的阶段。从婴儿到老人,间中的过程务必一一经过,没有人逃得了,只有做得好不好

恭喜声连绵不断,老师们叮咛好好照顾自己,努力读书,同时候享受大学生活。
嘱咐声从没间断,长辈们吩咐凡事小心警惕,是非当教育,赞美作警惕。

又回到了读书的浴缸,好享受好期待那种舒服滋润的感觉。长辈嘻笑调侃说,我可高兴了,因为读书是我的最爱。谈不上最爱,这是一个责任吧。我们必须履行的职责。

当我们都作鸟兽散,一切又是另一个开始。另一个开始,另一个终点。

明天之前的这些天,好好蕴藏在记忆里。每个人都在成长,每个人都在奋斗






朋友们的祝福,长辈们的关爱,师长们的叮咛,我装进了庞大的行李箱里。
明天之后,我开始履行,我的职责。

在明天来临之前,在飞机起飞之前,我想说:做了选择,就必须做到最好。

你们好好读书,你们好好加油。我也好好读书,好好加油。

拖着三十公斤的行李箱,我想说:

你,妳,您,你们,妳们,您们,再见! 谢谢!
Thanks for everything!

大懒宝的懒惰眼——她说



她说,我的博客没写关于她的故事,她不要看。

我还来得及,在明天之前,履行我的诺言。

每个人遇上不同的人,总会有着不一样的机遇,不一样的场景,不一样的感情。

踏入校园的第一天,在科学室里头,她坐在我的左手边。当时匆匆忙忙越过座位到另一组同学那儿。跑回来,听见她低估告诉我,那边也有一位同学也是刚刚转回来中六课程,看他心事重重。她过去发挥她的''关心''本领。当时候,她还指着那位同学,让我看。

到了班上,坐在她的后座。她常常转头来向我抛以她那楚楚可怜的眼神,总爱可爱的叫着我的名。还常常告诉我许许多多班上的大小事情,当然,八卦事居多。哈哈。

后来,我从她的斜后座,换过来她的正后座。聊的,自然也多了。

纵然,我们发现彼此'' 性格相似,想法一致'' 这个事实的时候,已经是毕业之后。也许,一个人,一宗事故,一个性格,拉近了我们的距离。

她曾告诉我,认识的时间并不是那么长,但是许多事情和想法总是能很放心地告诉我。很老土的说,可能同样是金牛座的关系;逻辑的说,可能是志同道合的缘故。

'' 宝贝宝贝''。她总是这么无厘头的叫我。然后,答复她后,她却无故消失。待她回来的时候,就告诉你一句'' 想念你咯,不行啊''。这么可爱的一个她。

比起我,她更会动情。看着我的简讯,她会无故的泪盈,偶尔会无端想到以后我们俩会怎样的事情,就独自一人难过起来。她说,我们离她那么远。可是她忘了,我们一直在她的心里。我和大宝,一直都在。

她对我说,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因为我要离她到那么远的地方读书。但是她没有来料到,我一早把她放在行李箱里头。分道扬镳的我们,继续冲,嘿,记得要秉持像我们俩考数学试卷二时候那样的毅力!

明天,后天,大后天,一直一直,我还是会收到这样一封想念:宝贝









好好照顾自己,宝贝。今天以后,我有我的世界,你有你的世界,
但是我们拥有彼此不变的世界。


祝福你,宝贝大懒宝。


Monday, 27 August 2012

谁的KARMA?


'' People who create their own drama deserve their own karma.''

一些人,俗称自以为是的人,总是认为别人必须忍辱他们所说的讽刺话,聆听他们那些损人的逆耳话,做事我行我素,唯我独尊。难以明白。也许这些人自身认为,这样能够显示其''敢怒敢言''、'' 理直气壮''、''有魄气''诸如此类的''外形特征''。事实上,也许,到头来,他们得到的并不是别人的青睐,而是其他人暗地里的反感、厌恶和唾弃。

当这类人的一言一语,得不到别人回应,不是因为对方拜倒在他们的那些讽刺话,也绝对非对他们钦佩畏惧而不敢反击。层面上,他们显示了自身咋舌的作风,现实上,他们无形地彰影了自身低情绪管理(EQ)的事实。我想,那些对于冷言冷语视若无睹抑或一笑置之的人儿们,在这类自恃清高的人眼里,也许会认为,'' 他们不敢反击'','' 他们永远那么软弱''。讽刺的是,因为别人没有对他们做出反击和回应,间然促使这类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冷讽热嘲,连绵不断,接踵而来。

他们常常认为,自己的行为言谈是威严、大胆的表现,表现出凡事敢怒敢言,不顾他人颜面,不顾及周遭人尊严而摆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架子。诸不知别人在其背后是如何厌倦其不可一世,不把他人放在眼里甚至我行我素的谈吐举止。一些或许自认为这是反社会的表现,而且是值得被嘉许的勇气。然而,由社会层次最低看起,这很显然,很简单的,是对别人的不尊重,漠视他人的社会地位。别忘记,你是人类 ,我也是人类。我对你的尊重,不是一个必然,而是一个社会人的责任。而你对我的不尊重,是你身为社会人的失职。

没有一个人有义务忍受那些难听的话,没有一个人必须让别人来羞辱。也许这些人常常有类似的想法:''我说的是事实,你如果不想听我也没办法''。再不然,''我这样子说,有错吗? ''当然,我们不能要求别人事事说得好听,只是话推到嘴边时,不妨过滤一番,想想:这样的回应是否会惹得别人的反感。说句好听点的话,难道会比说出让多方觉得难听的话困难吗?最终,别人舒服,自己也少一个敌人,何乐而不为?

值得一提的是,有些时候,也许习惯成自然,他们从不想想,自己说的话,不偏不倚的成了自己自打嘴巴的材料。往往识相的人,是不会拆穿识破,心里有数就好。别忘了,如果我像你吐槽我一般的吐槽你,那我不也成了自己厌恶、感到反感的那种人类?

所有的宗教都教导我们要说好话,尊重他人。佛教说:存好心,说好话,做好事。基督说:爱是永恒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自夸不张狂。 而这些人,到底实践的是什么?别说你不懂什么是好话,那是因为在你心底浮游了对别人的蔑视和不尊重,且自恃清高,恃才傲物。别说你对自己的宗教有多虔诚,你的言语,反映了你对自己宗教的背叛。佛主没有教导你无视他人的自尊,主耶稣没有指示你讽刺别人的事情。

没有任何一个人,必须聆听那些难听的话。这些人会说出那些话,是因为他们对那一个人心存偏倚的观念。对方不反击你,甚至选择忍辱负重,不意味他接受了你的不尊重。相反的,对方的视若无睹和若无其事,是将你给予的不尊重,原封不动的,归还给你。最后的输家,是你自己。简单而言,对方也许,比你聪明的多。

让人家暗地里对你产生反感,是一种社会反应。一种负极的社会反应。

最终反射到自己身上的果,是自己种下的因。 你自己的KARMA


Sunday, 26 August 2012

时间老人


深夜接到宝贝朋友的电话,急急促促问我:'' 诶,今天是不是秋莉的生日? ''
是啊,今天是老同学的生日。

'' 那么就是Ms. Ong 的生日咯? ''
'' 是啊,秋莉和老师是同一天。''

''哇哇,时间过得很快!我都wish过她三次了! ''电话另一旁传来一阵惊讶和感慨。
中五毕业到今年头 ,共传了三次简讯给我们的Ms.Ong,祝福她生日快乐。
每一年都没忘记为我们这位f(x)——高级数学老师送上祝福。

朋友的讶异,不是刻意、夸张的。
实实在在才恍然大悟,原来时间过得那么快。转眼间,一年又过去。时不待人 。



 
 八月二十五日,我说它是'' 国民生日天''。因为太多人在这天庆生。


                                   尤其是老哥的二十五岁生日。二五二五。ow!



离乡背井前和婆婆的最后一次作伴。
老人家担心我一个在外地,频频嘱咐凡事小心,照顾自己。
总是感慨的说,不知道下次再见到我是什么时候。

我的人生正迈入另一节的阶梯,而婆婆的健康却是未知数。

舅舅对我说,人生就是这样。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失去。

曾经有句话:人一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起 ,便开始一天天走向死亡。 

每个人的路径截然不同,但结果完全相同。
所以这漫长旅途,应当要过得充实、有价值。



时间过得快,我们的脚步也在加速。
今年的八月二十五,一如往常,我们又发出了许多祝福。
简讯发了,却也发现,时间过得好快。
宝贝朋友,你的讶异,让我会心一笑。
你也老了吧 ?=))

时间只会制造老人,而不会制造圣人。
时间慢慢的在匍匐,我们在岁月流逝的同时,做了什么?


Thursday, 23 August 2012

我的世界曾有你,们。


一二年七月四日,星期三,晴天。

早安。上学天!

5:45am,睁开眼睛,检查手机里昨晚不小心睡着而忘了回复的简讯。有时候,那则简讯敞开了我一日之计的笑顏。

早安!喜欢一路从校门口,哦,多时候是后门,一路走向后座四楼的教室。喜欢一路走着时候闻着的那种空气,是早晨的气息。有时候,迟到了,匆匆鬼祟地从食堂的校门钻进校园。还有常常来不及走向周会聚集地,校歌便缓缓骊歌,下场就是被老师罚站,站在最后一排晒太阳。

踩上楼梯,会有同学迎面对你微笑,抑或调侃你一番。来到班上——东南西北——麦当劳、经济面、nasi lemak、德宝的shun kuih,比比皆是。走到我位于最后方的座位,咦,我的椅子叻?——被Babbby阿Chiam拉过去她babbby桌子旁,一起享用早点。嗯,有时是吃粥,有时是Fish-O-llet。哈哈。

有上周会的星期一、三、五,班长庆会喊道:''Ooiii,快点出来叻,快——点——。''
再者,就是'' Eh, 我要陪阿呆去厕所,等一下你锁门蛤。''

说真的,此刻的我,脑海了陆陆续续浮现了许多画面。写作要有kick,这篇文章,说实在的,我酝酿了好久好久。是我精心送给你们的大学礼物。

同学爱。呵呵,好一阵子,我也忘了自己时常说的这句口头禅。

没有周会的二四,第一节最好是普通试卷。打开一天的沉闷课堂。大伙儿耐不着早晨的饥饿,总会五口作三口的吞咽,那一幕用PA课本遮掩吃米粉的画面,真是让我会心一笑。

还有,侯勇阿辉惠玲的'' 己己打包'',以及阿Lim的'' 吃吃吃,吃死你啦—''。还有,维明的RTM 2新闻报道。

说实在,好怀念。

我们可以怀念的是那些回忆片刻,可是回忆永远只是记忆的一角。

我还是没有忘记一切。从第一天踏进Form Three 的 Makmal Sains 到高六我决定留下来继续读,我什么都没有忘记。我磨到了许多,许多人情世故。每一位朋友对我说的话,我清楚。只是,该忘记的,我忘了。

我们带着不同的记忆相聚,也带着不同的回忆分开一叶浮萍归大海,我们知道,我们曾经相识。

后来,我们一起布置课室、补习、为表演彩排练习......好多时候,我想我成为了记载所有事迹的记者。

××××××    ××××××    ××××××    ××××××    ××××××    ××××××    ××××××    ××××××    ××××××

082010——魔力点子Kolokium讨论会
8/2010
Kolokium的讨论,成了我们第一次的合照。同组的阿呆,阿Chiam,阿Lim和阿辉,也许当时还未熟悉,都好认真好真切,没现在那么皮,哈哈。宝贝,当时的你,真有点自恋的。

112010——Sir Tan Kim Ta
11/2011
给我一种慈父感觉的Sir,相信所有女生们也感同身受。Sir总是语重心长的点醒我们,记得吗?他说过,在答案纸上写错一个字,成绩单上少一个等级,以后薪水,便会少一个——零。

112010——Mr.Diva
11/2010
I love the Yeahs on us.Yea,I miss you guys.我在脸书上曾经如此说道。那次,我要求大伙儿照的全体照,Take one ,Take two,Take three.这是Take one的成品,好轻松的画面。
11/2010
 我们的笑,好自然。大伙儿最爱的这张 '' 官方照片 '',依然粘贴在我的书桌前。

122010——海边火锅聚餐
12/2010
到今天,我还是想说,我真的没有骗你们。侯勇故意把FB Event挂号注明:(FOR IRIS),我也莫名其妙。哈哈。我只能说,之后,我确实决定留下来。而且,我没有后悔。谢谢你们当时候的体谅,我没忘记。

122010——阿Soh数学补习
12/2010
放学后一起吃午餐——两块八、巴刹鱼圆面、Cendol 、KFC 、Pantai的鸭肉饭、学校后面的拉沙、龙华的宏茂桥、Juz Waffle 、蚂蚁园、车站黄姜饭、车站鱼圆面、旧正修后面的潮州粥、Cemerlang 楼下的炸鸡......太多地方,我想我说漏了好几个地方。 
每每走在去过的这些地方,总会听到,大家最自由的笑。

042011——班长特颁奖状
4/2011
我还留着的一张''证书''。班长颁发给我的特别奖状。
Kelas Terbersih 的殊荣常常归属第一班,每每周会上偶尔出现咱们班的名字,除了开心,也会特别动容。尤其,当坐在后方和其他同学聊天私语的班长阿庆,忽然懵懂站起来,拖着黑鞋驱向前上台领取奖状。一张普普通通的奖状,却是一种大大的凝聚力。

062011——HSBP Koperasi主办吉隆玻一日行
6/2011

6/2011
6/2011
6/2011
6/2011

到过的地方,总会有挥不去的记忆。很累的一个旅程。布特拉再也广场、国油科学馆、水族馆、成功广场,即使旧地重游,也记忆犹新。


072011——MPPU旧图书馆课外活动Hangman
7/2011
7/2011
在旧图书馆参与的这项活动。独一无二的我们班,躲进了这一间bilik里。一起玩乐,齐心的勇气,疲惫中渗透了我们的合心和潜意识好玩的童真。

7/2011
和我们闹和我们扯和我们笑的班主任,确实难得一见。大伙儿在玩玩闹闹中,始终能为老师敷上十足的光荣。记得成绩放榜的那一天,老师按捺不住脸上的光彩和满足,笑眯眯的对我说,我们班多半同学的普通试卷获得A等,他好开心。

082011——和Ms Wong 登龙华山-龙华808早餐-猪笼草
8/2011


相约爬山的星期一,有二十四个我们吧,那是一个特别的公共假日早晨,一个美满的早餐。

082011——国庆月班级布置比赛
8/2011

8/2011
8/2011

8/2011
8/2011
8/2011
8/2011
8/2011
为了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宗旨,我们开始相辅相成,同心协力完成整个国庆布置的过程。那个星期六,很充实,很快乐 。由一而终的整个过程,欢腾、喧闹、捣蛋、用心、扶持、提醒,到我们看见了硕果。

092011——为班主任庆生的早晨
9/2011
9/2011
9/2011
 为班主任庆祝生日,很欢喜。在一片搞笑却温馨的星期五早上度过。

9/2011
Ms Wong 的话语和口吻,常常在耳际萦绕。一言一语,我想这位老师,对我们说了好多好多话。我们会记得。到现在,想起一次明亮阿辉其中一人忘了带数学课本,老师竟然笑说:''人在做,天在看。''哈哈,后方育庆立即传来:''哇老师,没有带课本而已嘛,要讲到那么严重咩?''我们都笑了。
像母亲般的Ms Wong,和我们聊了好多好多。那熟悉的Spoon Feed,往后在大学生涯里头,我们还会实践吗?

102011——STPM Trial 前那些天
10/2011

嘿,koperasi 的同学,敬业乐业,不但自个儿领了红包封里的''工资'',还带了一箱箱的cone雪糕回来班上,欢腾之余也为我们敬爱的班主任递上一支!

102011——MPPU Farewell Dinner表演彩排
10/2011

10/2011

10/2011

人生不可能重来,也无法精心彩排。我们的排练与合群,成了我们美满回忆的证人。My Love,浪花一朵朵,一幕幕搞笑的合作画面,到现在偶尔听见这些歌曲,不免余音绕梁。谢谢你们。


102011——MPPU Landmark Hotel Farewell Dinner 2011
10/2011

10/2011
10/2011
10/2011
10/2011
10/2011

10/2011
10/2011
10/2011

有好多好多聚会,有着好多好多不同的意义。那次的聚会,我想意义甚深的既是大伙儿真心实意排练的表演。

102011——莲花池

10/2011

补习天吃完午餐后,偶尔无处可去,来到了莲花池纳凉聊天。

032012——Majlis Graduasi 2012 
3/2012
是啊,结束了一年半载的中六。不会再见面了我想是吧。分道扬镳,各自前程似锦,一起努力吧。

××××××      ××××××    ××××××    ××××××    ×××××××    ××××××    ×××××××    ××××××  

像是一本Journal吧,记载了这些日子以来的一点一滴。酝酿了好久的一个毕业致词文章和云集所有照片,想让大伙儿乘上长途巴士抑或登上飞机之前,回味我们的那些日子。

也许不是每一次聚会活动我都能参与其盛,所以每一次出席的大大小小聚会,我特别珍惜。
相识的一年半载里头,实实在在的在我们的成长岁月中留下足迹。

每个人的人生是一面属于自己的镜子,反映着不同故事的映像。相处的时间里,我学会了保护尊重周围其他一面面镜子。我曾经,认真的对待过,相信我。我说过的珍惜,是真心话。

曾经有人对我说过,上帝把我们的眼睛,创造在我们头颅的前方,就是要让我们,凡是往前看。回忆画面,像品尝茶香那般,沾一沾就好,别让回忆牵着我们走,那是,愚蠢的。不要让自己,找寻孤独的自由,知道吗?

不久前,我告诉同学,谢谢她在我焦头烂额的那一刻,紧紧的握住我的手。嘿,我不是傻婆,是我突然想到,那个温度。那霎那,我真的好急,谢谢你紧紧握着我的左手。我却也忘了,对你说句:谢谢你。

生活中总会忆起断断续续的记忆画面,好的坏的我们都会记得。有些无所谓,其实是无谓的

要珍惜,要珍惜。感恩是一种,我想我非常感恩,能在这里度过两年的高中生涯。因为有你们,我一直是个爱笑的眼睛。

对于抱歉和对不起,我想说声:没关系。
对于错误和误解,我想说声:对不起。
对于互相给予和付出的诚心和快乐,我想说声:谢谢你。

没关系,对不起,也谢谢你。好吗?

即将分开,继续各自的前程,无论要好疏远,重要我们是同学,是朋友,我们一起努力读书过。祝福你们。我们还要走个好远好远,要一直走下去。

阿辉,别再说我不爱我们的第二班了好不好。朋友们,这是我给你们的毕业礼物,用我真实的文字。文字对我而言,是个敬仰。而我透过我的文字,实践我简单的同学爱。

好好照顾自己,别让自己生病了。

早点休息,晚安。记得刷牙!=)


我说我的世界曾有你,你们。我没忘记,我的世界少不了你们俩。亲爱的,你们,也许你们深深清楚我,懂我,像我懂你那般,也许不必明了解释。简单而言,我们曾经是我们。








幸福是一种感觉,一种对生活的满足。这既是每个人追求的目标,也是整个人类追求的终极目标。



给我一个掌声,如何?



With Love,
爱笑的眼睛
      一二年八月二十三,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