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a box

Monday, 19 October 2015

《睡前说今天发生的三件好事》Preview


If I love, I love thoroughly. If I decided, I do it its ultimate.
 Don’t move to me and scribble my script,
you can mess up but you won’t make it work.
For I will mend it and make it freaking crystal nice.
For every chapter, I know what I am doing.
If you wanted be in my script, be a good character. 
        
18102015- EyeRis

回来升学后的第二个星期天。特别想写的今天。



猪,你的真心单纯吗?

18102015 摄于 Jong's Crocodile Farm 的婆罗猪(Bornean Bearded Pig)


  • 你的真心?
“你为真实而非幻想熊熊燃烧,

定义你的不是外在环境而是渴望的力量。”

 
《睡前说今天发生的三件好事》这本书会成硕果吗? 霎那间我问我自己。出席奖学金面试,教授们又说了同样的鼓励,希望能看到我有朝一日在大学出版自己的书与刊登文章。哥给的鼓励还有你给的支持和到目前为止表现的热衷始终是我的动容。


一星期的时间过得不快,却也如小溪般缓缓的小心的流逝。


如果[真心]是众所皆知的以时间衡量,我总是偶尔积极地期许着时间赶快过。

可是,我却又止步。



半年,一年,一年半载,两年?是不是时间变长了就能更为确定?是不是时间久了一切的[如果]就会证实那股坚持那把执着和那场伊始被定为的孤注一掷?



这锻炼并非毅然。这挑战显然冒险。





18102015 摄于Jong's Crocodile Farm 展览中心


而我选择了淡然对待。相辅的淡然。
如果真的我们都愿意兑现那些如果,我们都会努力。少点期许,再少点。

如果把所有的对话分析分享记录下来,出一本呕心沥血绝非不可能。种种心理学历史讲义情绪分析人情世故的分享的确注入了许多了解与认识、认知。

比起从来没有的甜言蜜语,这确实是最醇的酒,呗。



猪,你的笑有多真?

18102015 摄于同一只猪 (0.0)
 
  • 决定了,拼。
当我的硕士企划书在两位SV过目后是赞许不断时,我知道我必须做到最好。那挥不去的自我要求压迫又来了。

记得我在路边凳上拨电给她时, 她对我说:“ 你必须作出抉择,这样下去如果你真的念了硕士,却做不好到时候会变成我骂你。" 

我记得我淡定的回应:我做了决定,就会做到最好。Co-SV问我是否对手上这个题目感兴趣时, 回答了一样的答案。

“你是个坚强的女孩,你知道该怎么做。"


他们的坚定的点头,让我心安。他们在我身上投掷的鼓励和信任,一直没有间断。

不知道这股倔强来自哪里。我却在二十三岁这年, 认识了我自己。 重新认识我自己。

哥的一言一语让我知道那是我要的哥哥。

妈咪的各种反应让知道,她终于知道我一直是个超乎她知道我懂事独立女儿的事实。

你的出现,让我复习了自己对感情的态度。我压抑,也讶异自己的态度。


许多抉择需要勇气。挣扎和心悸与压迫让我发觉,你只有你自己,没有人会帮你。跌倒辉煌,情伤感动,都得自己承受自己庆祝。

通过第一轮面试,前方还有第二关申请。一轮又一轮的期待、B计划、后备计划、还有最坏打算都作了。

就让我自己晒呗,我告诉妈咪。兼工申请也呈交了。从上学期为了预备硕士学费而偷偷开始做的承载学生的生意也继续了。能做的都做了。

别说听天由命,说看老天瞄得到我与否呗。说呗,为我感到骄傲。因为那是无与伦比的累。

对,姐姐说过,“你对自己说不累,你就不累。”


16102015 ZAMALAH 奖学金面试


好,我不累。可是我不能否认每天闭眼不到两秒就沉睡却半夜起来思考的事实。

当身边朋友一个个诉说害怕眼前挑战,我却残酷的说,既然决定了就必须做。Solve it.

与其浪费时间窝在我臂弯泪刷刷的杞人忧天,何不起身寒窗苦读?
何不想法设法解决问题?脾气情绪啥等极品哪?
  



 18102015 清晨的奔跑找回我自己的方式。聆听风的方式。


 
  • 我的善良?
 

“你的善良没有你想的那么脆弱,累了没有关系,

十分钟或十天没有正确的想法没有关系,你的心灵,

比起伏变动更强大,你的真实本质永远会胜出。”




你问我为什么我不吵架。
好友问我为什么她三番四次跟我找碴给我脸色我都不生气。
她们叫我不要太善良。

无数次平衡的压抑自己的气愤,诠释那些束缚为正面,诠释那些不安为挑战。我可以自私的请求一次狂妄自大的爱吗。幼稚。

“有时候幼稚时需要的。"

当你疼爱对方时,你想要的只有维持和了解。只有退一步海阔天空。只有安平。我只要信任和尊重。当你跨越底线,底线,那深不可测的底线,会是一场悲剧。你会永远失去。

如果爱了,就简单真实的爱。就像你对父母的爱,曾何虚假过?

试探,心虚,比较,埋怨,嫌弃 …… 你能想到的所有贬义词, 在各种关系里头都会有其存在的可能性。

而程度则取决于你在正在经营或有可能继续发展的关系里头,投入了多少筹码。当你觉得改变不了对方时,唯有你作出改变。

我压抑的不奢求与介意,不是没有憧憬没有释怀,而是,我需要勇气。勇气去,承认,承受。

不是改变了,是长大了。我没有变。

当你奢望你想要的优点时,你又给了多少优点?当你渴望你不愿说出的关心时,你又给了多少关怀?尊重?

一味舍身为其所思,将心比心确实积极正面,但久了你得到的或许只是对只身修养的增值。




Good friends are destiny.
 And I believe there is nothing different for me to love both my friends and lover with the similar [Love]. 
Love is simple,  human is complicated.
When I love, I love thoroughly. Regardless who you are.
As far as I know if you're worth for the love.
Even you're a bug.
I love too. Like how I lifted the lil bug from the sink. 
That is love, don't ya think so?
Love is effort. 


“The key to succeeding in a relationship is not finding the right person; 

it's learning to love the person you found.”




Ris night.

Morning Ris.




 

Thursday, 1 October 2015

这不是个选择,是个决定。

幸福是一点一点积累的,是一天一天经营的。不要去伤害喜欢你的人,也不要让你喜欢的人受伤害。一个人就算再好,但不愿陪你到老,那他就是过客。一个人缺点再多,但能处处忍让你,愿意陪你到最后,就是幸福。人人都想找个十全十美的爱人,可人总有缺点。爱就是相互忍让,彼此真诚,共度一生。有个让你一辈子开心的人,才是生活的目标。

当一切拥有和执着成为一种伤害时,放弃便是最好的归宿。谁又能理解谁的多少痛苦;谁又能懂得谁的多少伤痛,泪,没挂在谁的脸上,谁不知道它的冰凉;伤,不在谁的身上,谁不知道它的分量,或许,你能看到眼中的泪花,却不一定能读懂心中的悲凉,或许,你能看到身上的伤疤,却不一定能理解心中的忧伤,在落泪以前转身离去,留下华丽的背影,让心灵轻松地上路。

摘自http://mother-lov.blogspot.ca/2015/09/5_26.html



我们充分地珍惜最后一次聚在一块儿的时光,
虽然也许真的那么一天,只是生命中的一个插曲,微不足道的插曲。


01.10.2015 
三个月十二星期的实习期在9月30日凌晨十二点结束了。 我在报告里头以那么一句作为结尾:

Last but not least, thank you, thank you and thank you to all who have given me 
knowledge, encouragement, advices, care, confessions, lessons, and happiness. 
It is a great time for a stage of growth. 

蠢还是敢,一线之差。报告对吧,我的感想最为重要不对么?

好快。也让我知道自己原来对离别厌倦了,是成长的另一个阶梯。厌倦不是残酷,是磨练的狠心。倘若不舍,那拥抱会更难分开。那追逐会更激烈。
呗书书,我爱你。

决定离开公司选择硕士这个很呗的名词的最后一天,呗书书似乎知道我将离开,乖巧的依偎在我的怀抱里。那是一种疼爱,爱护。一段缘分。我无法能再抱着她,让她吃猫饼喝着从公司一楼里窃来的白开水。但这是个决定。这也让我想起了在六月份突然离开我失踪的狗WooWoo, 当下我知道至少她先离开我,好过我留下她独自回家去。

忆起曾经和Ah Yeong 与 Anna聊天时提过,二十三岁不再是你我可以嗤之以鼻的数字。

"是个责任。说的每句话都是个责任。"

当时,在驶着车的蓉毅然点头赞同,娜则捂住耳朵不情愿明知是道理却不愿赞同的可爱脸。

【责任】。

阿界慢慢长大的掌心。

工作。亲情。感情。

在这三个月里我的眼眸注入了新的知识,领悟,脸庞,笑容,眼神,注视,激动,思考,是另个新的篇章。而现在我把这些收好,接着行走接下来的路途。我知道日渐繁冗的责任意味着每做一件事,每说一句话,每想一个构思,每做一个决定,都务必把错误降到最低。一旦错了,立即想解决方法。这既是我在那个痛心因过失而得自动地赔偿时刻告诉自己,不论原因是什么,就是错了,心疼破财也罢,该负的该付的我会做。

当他们语重心长甚至怜惜到生气我又蠢又固执的硬性格,那股凡事自己扛拒绝他人帮忙的死性格时,我看到了自己。老板与我促膝长谈关于我在公司去留的课题时提及了对我的观察:
“独立,思想独立,有能力;但是有时候,必须让自己的路好走,尝试接受其他人的帮忙。不要自己一个人。”

当下我的脑海是怎样的想法,我似非似懂,那好比当那晚他向我透露他对我的感情时那种释然却怀疑的思绪。感激也是一回事。蠢呗,总是过头感恩,回头看自己,像妈咪说的:“你一直可怜别人,谁来可怜你?”

感激的是,在他们眼里的我是正能量的;而然,理性却总是拉扯着内心对赞美的崇拜,甚至将一个又一个赞许拒绝。

这些天走在数不清几公里的路上,树儿们最真实的只有陪伴与聆听。

听着的【可不可以不勇敢】细数着我心坎里的每个羊肠小径,说着我多么压抑自己的强迫。我不敢去证实自己的快乐,却一味设身为他人。久了厌倦找上门也不奇怪。你无数次问我:为什你不早点出现?我的答案依然是每个出现在我眼前的人固然有他她的意义。好的,是精彩;不好的,是经验。

“快乐的秘密,是握紧那不经意撞见的美好时刻”,如果握紧了,会永久吗?直走吧,朝着我要的明天,走吧。

你说的希望不要走,我听见。不安不确定总是在脑海里指示,提醒我不要回头。

昨日在诚心的夜晚结束,而今天我脚下重新踩着学术味儿的Chuck Taylor。

这不是个选择,是个决定
This is a not a choice, this is a decision.

不带走一片云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