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a box

Monday, 5 March 2012

又是[车祸]

这些日子,[车祸]似乎总是围绕在我的身边,遮掩着我的眼帘,梦魇着我的思绪。
七月,失去Tanusha ;十二月,痛心疾首的同学;再来,今天,三月四日,我的第一次亲身经历。
右颈还在作疼,如电影[The Shutter]里的摄影师一样,总觉得肩膀上被什么重物压着似的。可我绝不是遭被自己伤害过的男友为报复而缠绕。
我,因为那声巨大的‘砰’声,拉伤了颈项。

今早睁开眼,手臂好疼。
开机,友人早已关心:

''U got any parts still pain??''


和友人外出。过了居銮路的红路灯,[车祸]。

三辆车,算是小连环车祸了。前面的Citra,后面的Honda City.

''慢点,前面已经brek 了。''

立刻,brek ,停。没事了,没撞着前方那辆黑色Citra。
不及一秒,巨大的‘砰’声。
看看前方。

''是后面的撞我们,''

没有惊吓,没有害怕。车上就只我们两个人。
前面那辆车的车主缓缓走下车,朝他的车的后方瞧了瞧,步向后方来。
第一句话,我说,

''不要下车,门锁上,''
''ok。''

友人立刻拨电给爸爸。

''爸爸现在在Rengit。''

我们把车驶入隔壁的回教堂露天停车场。

驶入回教堂的霎那,我向后方的缓缓驶来的车龙举个手,示意让我们先过去。
我看见,一个汽车的保险杠[bumper],在马路上。

友人频频问道:

''Ris 我没有错,对吗?我们已经停了,对吗?是后面的人撞我们对吗?''
可怜的宝贝,我安抚,对,他撞我们是他的错,不要害怕。

''不要怕。''

三辆肇祸的车并列停泊在停车场上。来来往往的汽车。还看见中五国文老师Puan Hamidah的金色Nissan车 。
下车之前,提醒友人,

''什么都不要讲,他们跟你拿I/C记得不要给。''
''okok。Ris 你跟我一起下去。''

傻瓜,你平时那种[匆匆忙忙]的性格,依然没变。

Honda City 的车主,[黄色衣服的],只是问了一句:

''你们是中间的那辆蛤?''

不是野蛮人。没有argue。我想。

我说,
''装凶一点,不然他们看我们[小孩子]。''

''跟他拿号码,记下来。''
''JJW 328,Honda City ,metallic blue.''
''另外一辆,JJW4265,Citra.''


两辆都是JJW。是怎样叻。

那个时候,全部[大人],我们打从内心,[小孩子]。

等待朋友爸爸的抵达。我们什么都不跟那些我内心里[本能地]视之为[坏人]的人说。


[装凶]。


可怜的友人,渴了。递水给她。
车上刚出门时带给她的Kitkat 已经完全融化了。

傻瓜说:
''不要紧不要紧,放在这边。''
我将Kitkat 放入她的褐色迷你裙的小口袋里。

''喂你看我的手在抖......''
傻瓜,定是吓着了。


不要怕。我们没有撞到前面的车,前面那辆只是因后方撞着我们,而使到我们稍微[亲]到前面那辆车的屁股。
前面的车主,他还真是闲来无事做。
前面是马来爸爸,后面则是华人botak爸爸。胖胖,长得有点儿像Nescafe 广告那个马来明星代言人。

我们,[汉堡包]。
车尾凹了一大半,殃及左后方的车门不能关紧。车头左灯,因碰及前方的车而碎了。
所幸,车,还能驶。
第三辆肇祸的Honda City ,车头,扁扁。

等。

友人爸爸无法及时赶下来,托平日熟悉的uncle前来。

这个时候,已经有好多好多的人。unscrupulous的拖车人员,飞的,[飘移]到现场。
我在想,还真是快啊你。

递上名片:
''我们是志诚.....''

贴近友人身旁,
''不要管他们,不要讲太多。''

友人[凶凶]地接过名片。不理会。

我在想:拉你的头,车还能驶拉什么拉。
Unscrupulous。这字眼频频闪过我的脑髓。
拖车这门生意是怎样做的,我中二时候就略知一二。
那时是下午大约三点左右吧。炎热太阳照射在我白色的洋裙,格外的[晒]。
感受到友人的焦虑。害怕酿出大祸的心情。

''不要怕,不是我们的错。''

等待的当儿,大伙儿没说什么。两位拖车的年轻华人子弟,看到我们俩[凶凶]的样子,也不敢跟我们多说什么。
想赚点钱。而已。

''不要去问太多,她们女人家会比较乱。''

说得好。


Uncle 来了,一下车看了看情形, 告知友人的爸爸。
二姐和她干妈也到了。

''爸爸在Senggarang了,要下来了''
我暗暗庆幸,友人没有被二姐责骂。

''Ris 你要先回去吗?怕会拖太久。''
''没关系,等下看怎样先。''

后来才知道,刚Honda City 那位问我们''你们是中间那辆蛤''那个[黄色衣的]不是司机。
肇祸司机早已带车上的两位孩子去医院作检查,一个四岁一个两岁。扫描了,没事。
难怪,事发第一时间他没有下车来。


全部人都到了。友人的爸爸也终于抵达了。
爸爸到了,如观音菩萨降临,安全了。我如是想。

二姐干妈和我们俩谈起,也赞同事发时我们没有立刻下车的做法。

''以前有过一次,车祸时候一个女孩子就是下车去,双乳被马来人搓,要她去警察局。''

绝对不能下车。门,要马上锁上。



Honda City 的车主回来了。胡言。说我们的车忽左忽右。

扯。

我可不是笨蛋。刚过红绿灯,车龙中,哪来的空间让我们忽左忽右。眼睛没注意看前方,加上自己没准备放慢速度,才会猛然撞着前方我们的车。



友人的家人都在了。我打电话给妈咪。

''没事,脑震荡了。以后没得和dodo陪你玩了。''

瞎说的。
当时头很疼是真的。可没什么[脑震荡]啦。
胡扯。

电话挂上,朋友焦虑的问我妈咪有没有责骂。
傻瓜。
''你妈咪一定会骂我,讲以后不要带我女儿出去。''
傻瓜。

傻瓜,怎会呢。我的好妈咪你又不是不认识。



四点钟,朋友的家人都在了。大舅来回教堂接我。
一上车,骗他。

''舅舅,我脑震荡了,''

他看了我一眼,大概知道我在胡闹。

把车泊在Citra 左边,舅舅下车去了。

''舅舅下去干嘛?''
惑。

原来,去了解情况。怕朋友不懂。见义勇为。舅舅的本性。

''怕他们不懂,被撞到后面是别人赔的。''

之后便说新手驾车要小心,刹车时候要看后面。

''哎呀刚刚忘记问你朋友要我载她回吗。哦,不用哄她爸爸已经来了。''
舅舅自问自答。



回到家。
友人简讯,连声不好意思。

连声说幸好有我陪在身边,不然她会很慌很慌。
傻瓜频频害怕我妈咪会骂我,
''你妈会很庆幸有你这样的女儿。''
这句话她常常这样说我。

我说宝贝啊,我完全没有怪你,一心只想到,幸好我当时有在你旁边。诚如我回你的简讯:''am fortunate to be with u thr''

我想了好多[如果]。
如果当时阿芹还在,她会吓着了。
如果当时还没载阿芹回家,我会依然坐在后座而不是在阿芹下车后换位去前座。而,若坐在后面,可能后天我会在医院领STPM成绩单了。
如果当时敏和Fion按原定计划赴约,就可能会在车上。遭殃的会是四个好朋友。
如果当时我没有系上安全带,会......


宝贝啊,

我没有怪你。千真万确。我很庆幸,我们都没事。重点是你爸爸不必被claimed。哈哈。不然你就会被你妈咪nag 一整个礼拜,直到你回去SG为止。哈哈。
这次教训,你该又长大一点了,宝贝。

''记得妈咪说你的时候不要顶回去,因为你打从心里知道你partially有错的。''
傻瓜,我们都经历了这场车祸。我将它视为[经历]。
说的简单点,谁都不希望会遇上[车祸]。而我亲身遇上了,我学到了好多东西。而平时妈咪爸爸大人,甚至朋友们的经验我都一一实践在今次的[车祸]。最重要的是,当时,我能陪在你身边,告诉你怎么做,安抚你不让你怕,减少你的慌。

噩梦,别让它缠上。
Learn a lesson .

妈咪说我吓着了。调侃的说。
我没被吓着。事发第一瞬间完全没害怕。哪来的胆,我也疑惑。
事后头很疼,颈很酸,关节好酸,头额好烫好烫,倒是真的。

我又瞎说:

''拜三要拿成绩,今天车祸,算是[冲喜]吧?呵呵......''
妈妈才懒得理会我一贯的的[胡扯]。



每一场[车祸], 都是一堂课。
学会了,不要驾快。
学会了,驾车专心。

每一场[车祸],都是一场沉思。
领悟了,我爱的人。
领悟了,爱我的人。

每一场[车祸],都是一次珍惜。
想起了,不能幼稚。
想起了,应该成熟。



想起那个星期六,眼泪和心跳跟着墙上时钟嘀嗒嘀嗒的匍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