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a box

Friday, 29 June 2012

吐大血了没?



 吐大血。我还是第一次听见这个词儿呢。[吐大血],念起来的确有点滑稽且带有浓浓的语病。

在埋头审改作业的当儿,耳际传来的这把声音:'' 二乘七等于十四叻,哪里可以放在这边!哎哟,真的是[吐大血]!'' 我不悦,笔锋没离开作业纸上,嘴里却立即叫住那位孩子:'' 诗恩,每次你的数学题不会做来问老师的时候,老师可曾说过吐大血?即使解释了好多遍你还是不明白,老师有没有说[吐大血]这个字眼? '' 这孩子实际上是懂事的,她静了下来,不说了。顿悟。叫她向那位被她责骂的同学道歉。

因为完成了功课,轻松了,所以这孩子不经意执起小教鞭来当起小老师,教导旁边另一位程度甚差的孩子做数学除法习题。那是一位国小三年级的孩子。自小发过脑膜炎,智力较弱,因而即使她再怎么不听劝再怎么教不会,我从没失去过耐性。甚至,有次,一位老师无缘无故查她的功课,发现她不会做计算基本算术题时,对她破口大骂。我终于发怒。从孩子口中得知此事后,不管三七二十一,当下我斩钉截铁地告诉院长:我,不喜欢其他老师如此大声责骂我的学生。

可想而知,功课遇到难题,又被同龄朋友说[吐大血],心里会不难受吗?还有,当时我也听见了另一把声音:'' 嗨哟!这么基本的东西,你也—— '' 没说下去了。显然,那孩子定是忽然想起如果她嘴里完成这句话的后果是被我痛斥一顿,所以才欲言又止。[吐大血]。话说回来,也许真正[吐大血]这个词儿,运用在我身上实实在在显得恰到好处才是。

面对当今这些态度差强人意的新新人类,说我不[吐大血]的话,可真的可以修炼成佛了。


孩子们的童真当然不在话下。然而,他们潜意识中的思维和言行举止,却是从家庭教育那儿得传而来的。试想想,孩子们与家长相处的时间比较长,还是和我们老师沟通得比较多呢?答案,不置可否。然而,我们能确定的一个论理是 : 是爸爸妈妈,将许许多多不正面的价值与概念,植入孩子们弱软的头颅,再渗透他们浮游不定的脑髓中。是谁促使孩子们说''哎呀,警察是马来人当的,华人才不要当警察!'' ? 不宁唯是,是谁让孩子们说'' 哎呀,政府没有用的啦,还不是都在帮马来人! ''? 还有还有,是谁毒荼他们的思维,促使年纪幼小且入世未深的他们竟说出'' 哎呀,还用讲,还不是马来X咯!''这样乌七八糟的言语来?幕后推手为何人?难道为人师表会灌输他们这些花花世界的杂念吗?

值得一提的是,许许多多含义甚深的脏话和粗俗的色情字眼,还有就连我十八十九岁才陆续从朋友那儿听过的方言,从孩子们口中冒出来,竟然却是那么的通畅自然。显然的,上梁不正下梁歪。父母亲平日不注意自身的谈吐,忽略了身体力行的重要性,没有塑造良好榜样,岂能成为孩子们的生活楷模?后生可畏,焉知来者之不如今也?没有父母亲的良好典范,又何来的青出于蓝?更岂能奢望孩子们更胜于蓝?

晕眩。全面评析,吐大血了没?



再者,吐完了小孩脸大人嘴的血,就是吐另一滩无厘头家长的黑血。

前些日子,一如往常,埋头审查叠叠繁冗的功课与作业簿堆里,忽然发现我那位华裔原住民混血儿的华文作业与活动簿子里头的其中两页无故'' 消失 ''了。被撕了下来。又是让我[吐大血]的时候。没有了那两页,功课自然也写不成。于是,我必须立即从学院橱柜里找出同一本书,拿到楼下去复印那被撕掉的两页,再让他剪贴在原来的作业本上,才得以顺利完成当日的作业。

我左手拉开玻璃门,右脚踩出课室的第一步,一把声音便即刻朝着我的脸庞传来:'' 就让这位老师用[爱]来应对他了。'' 她,是她。班上那位最捣蛋最''愤世嫉俗''最觉得全世界的人都不爱他的孩子的妈咪。半小时前,她从我的课室走出去,正巧碰上隔壁班的院长,便向院长炮串似的诉苦起她那位宝贝王子[越来越糟糕]、[不懂怎样讲他]、[觉得他真的有问题]、[怎样唸他都听不进去]——。无独有偶,我和院长的脸上不约而同地显露出[他不是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的吗]的表情。

这孩子在我们学院已有六年半,整整六年半。我们对这孩子的爱,绰绰有余的泛滥了。这孩子的爸爸妈妈是如何教育他,灌输他,我们都心里有数。而这位皇后妈咪,到了现在才发觉自己的公子宝贝[不对劲],为时未免太晚了?这就是家庭教育的败笔!平日从来不催促自己的孩子温书,从来不过问孩子的功课,从不知晓自己孩子在外是如何一副德性。可是考试成绩放榜时,便无事不登三宝殿,跑来向老师们[兴师问罪]——怎么我的孩子成绩退步了?怎么我的孩子这次的排名跌了?你们老师对他没有要求的吗?而平时在家呢? '' 宝贝啊,闷吗?要玩iPad吗? ''回头看看自己,举手投足,她完完全全把[教育孩子]的责任抛过来学院,然后指望老师们把她那位凡事马马虎虎不认真向学的孩子教育成龙。我言,这孩子,是家庭教育败笔的牺牲品。

深呼吸。看,吐大血了没?



''她还没离开啊。''我在心里嘀咕。当时我非常地匆忙,手中握着孩子的书得从速到楼下去复印。而刚抵达学院的院长也正准备到她的班开始上课。然而,这位皇后妈咪似乎没有察觉到我和院长不着地的脚掌,一味地拼命向我们诉说她的孩子[真的有问题]诸如此类的话。我就那么不幸的,被扯入这段冗长且被动的对话。说真的,当下浮游在我脑髓的真只有一个字:逃。我是多么的,不情愿。

她之所以会对院长说那句指[就让我用爱来应对她的宝贝孩子]一言,大致上或许是基于院长对她的那些[无谓诉说]做出诸如此类的回应:'' 我们已经用了各种方法来管教他,用打的骂的好好跟他讲的,都尝试过了,可是这孩子还是这个样子,那么的不听劝、捣蛋、任性、字体不端正、读书不认真—— '' 一言以蔽之,就是所有可以惹毛老师们的绝计都被他牢牢掌握在手心里。在班上一天施一计,三十六计施完了再来一计。说实在的,难道这位妈咪真的不清楚,问题出在哪里吗?前阵子和孩子们外出郊游,我便亲眼见识到这位母亲是如何骄纵她的孩子,也目睹了她是怎样'' 教育 ''他。难道纯洁的孩子甫出娘胎便会是像她所说的那个模样?子不教,父之过啊!这孩子在我领导的这半年时间里,从他嘴里吐出来的一字一言,十足像个大人版的小孩子。我言,这位母亲啊,扪心自问,您真的不知道,真正促成这孩子拥有如此言行态度的罪魁祸首,实实在在就是您和令夫君啊!



一位比我年长十来岁的成人,竟然以一张无奈的脸对我道说她孩子[真的不懂该怎样去管教他]、[他真的有问题]、[你知道吗他很多生活习惯都有问题的]、[他都不刷牙的]——嘴里正含着快从嘴角泵出来的[大血],但我当然还是必须回应些像是[有 他最近有改变一点了]抑或[这些习惯你必须从他小时候就培养他了啊]什么的。孩子本性当然不是如此糟糕。人之初,性本善,孩子们的思维头绪完完全全操纵于为人父母者。父母喂他们吃怎样的餐饮,他的体格便长得怎样。吃得多,长得壮;吃得少,长得细。

和这位皇后妈咪交谈几次,其实较早前对她''闻名遐迩''的个性早已略有所闻。我,实在是很难想象,这个我常常苦口婆心地劝他要乖的孩子,日后会不会越来越偏极。现在还有两位院长对他严厉的管教加上我对他那所谓[爱的教育],可是三年后当他步入中学的校园到数年后跨越五花八门的社会门槛,会成怎样的一个样了呢?只能希望,上帝疼爱这个成为失败家庭教育的受害者。

 
吐大血。不吐不痛快。



回头仰望,经历许许多多次的[吐大血],打从心里说,我甘之如饴。诚实的说,我非常享受。在半年的工作中遭遇的历练,是日后琢磨未来生活挑战的屠刀。教书的生活,孩子们的千变万化、变幻莫测、五彩缤纷,都是无价的写照。

面对前途无量的孩子们,有这么一句话:
'' 把孩子当作孩子,他们有丰富的内心世界,每个孩子都是一个可爱的小精灵。把他们当作自己的孩子,爱他们,才能懂他们。每个孩子的心灵都有一把锁,作为老师必须手中有千千万万把钥匙,才能打开他们的内心世界,也才能走入他们的内心世界。''

面对自己、家长和教育,有这么一句话:
 '' 家长要把老师当个专业,老师要把自己做的像个专业,教育当局要创造一套能够支持专业的制度,而不是让大家各别去承担。 ''

教育,是在点一盏灯,不是补一个洞。这句话,时时刻刻萦绕在我脑海中。

吐大血,值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