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a box

Saturday, 23 June 2012

你快乐,所以我快乐。


电脑来个透彻的format后,仿佛注入了新的基因元子,新生命。一个字:爽。
纵然,format电脑蕴意着我这个月没法依旬计划为自己添购两套新书。没法,只好拼命期盼下个月的登门拜访。毕竟,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矣 。一个字:奈。
话虽如此,手指在注入新基因的键盘上却是比腿跑得还快。段段文字,句句桥段接踵而来,浮游脑浆表面,渗透脑髓,一个字:悦。

即将领第六次的薪水,意味[快乐打工仔]一职将同半载画上等号。RM$$$=快乐打工仔=半年。六个月,和孩子们拼过三次大小考试,读过N次各科听写,看了几部电视剧电影,拉了N次琴,跑了N次步,打了几次球,打了几篇博客,阅了几本翻译小说,还有,作了一次了断。六个月,做了好多差儿。[心灵环保],我应当实践了一些。[心灵环保],心灵的层面有三种:即心理的、思想的和精神的。我想,我领悟到了其一二。

昨天,一位孩子的举止,让我不经意的了解,生活因为要求得少而快乐。有句话说,[快乐,不是因为你拥有得多,而是你要求得少]。我一直秉持这个理念。

这个宝贝,很爱吃糖果。上了瘾的爱吃。另一位孩子带来了一包软糖分给大家。连吃了好几颗的糖果后,这个[糖果瘾君子]还想吃,便向派糖果的孩子再要了一些。可是,他被拒绝了。当然,那小瓜是故意不给他的。于是又于是,接下来的钟头里,他不由自主地安静下来。其实,在另一旁忙着督促另一位原著民华裔混血儿计算钱币的我,压根儿没察觉这件事。是顿时我发现一分钟前还快乐的频频哼着歌的那位爱吃糖的宝贝,霎时安静了下来。静了。不吵闹了。我察觉到了,我不出声,我一旁观察。不出一会儿功夫,便瞄出端儿。孩子们也自动的向我娓娓述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很简单的一件事故:''我要吃糖果,Joseph 他不要给我。'' 看见他眼睛里的落寞和失望,我的豆腐心又开始作祟。原来,一颗糖果可以让他那么欢愉,那么活泼,但却也足以成为他失望无比的导火线。

孩子们的要求,很简单。

孩子们的天空真的很净洁,透辟的蔚蓝。他们追求的快乐是多么的简单。在他们眼里,因优越成绩而快乐的快乐,并不是他们渴望的快乐。那些,都是父母师长的欲望和面子啊。

又是昨天,我特别早去学院。家长日,学校没有上课嘛,孩子们提早来学院里。翻阅六年级孩子的成绩册,那本我们也有的成绩册,白皮的,封面右上角贴上我们一年级大头照的那本。很熟悉。
进步了。他的成绩。一边玩着我手机里的方块游戏,嘴里边向我吹擂他是个天才。我会心的笑。
一页一页的翻看他的成绩册,从一年级开始,班主任笔下从不离诸如此类的评语:[上课要专心,不要与邻座同学说话]、[要认真做事]或者[多做事,少说话]。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些评语,我的脑海里浮出的想象,是这个小瓜从小就很爱玩爱闹,压根儿不喜欢被繁冗沉闷的功课和排山倒海的补习班给捆绑着。

可爱的他啊,每每经过我家时总爱在屋外大喊''I——ris——老———师————''不然,就是在大路口看见我便大声嚷嚷:'' 陪(培)——读——仪——'' 喊完了,又拖着疲惫的身躯步向街尾的国文住家补习班。放学的时候,又拖着更加沉重的步伐走回家去。每个星期一、三和四,从学校回来学院,一踏进我的班,他的第一句话一定是:''老师,你今天要记得把耳朵张得大大的蛤!'' 笑。他的小小乐趣,让他开怀大笑的乐趣,不外就是到我的屋外大声喊我的名,然后掉头跑掉。再不然,既是在班上在学院上上下下里里外外,从我背后吓我。看见我被吓着的模样,他尤其乐开怀。

孩子们的快乐,很简单。

常常睁开惺忪的双眼,耳边即刻传来阵阵儿歌。邻近幼儿园的孩子们快乐的歌唱声,喊的唱的尖叫的,让整个早晨渗透了无垠充足的阳光。比起房子后方山上照射过来的阳光,一点也不逊色。一次,我睁开眼,没听见幼儿园的儿歌,却听见了[在水一方]。无疑,我的心,是悸动的。听着这首歌,脑髓里又是一怔,又是一次不小心的悸动。[我愿逆流而上  找寻他的踪迹]。一字字的词句,感触,动听。

每天醒来,都是快乐的。每天醒来,第一件事既是想着:今天该做些其他的事。诚如星云大师所云:'' 革命家,誓师从今天起,要克敌制胜;实业家,从今天起,要开厂营业,决胜于同行。今天落成,今天开幕,今天决议,今天开始;什么事情都要从今天做起,才有成功的希望。'' 

学习孩子们般的简单快乐,何乐而不为?


在焦热的炎夏六月,我看见了简单的快乐。


从今天做起每日所说的言语,要是善良柔美的好语;
每日所做的事情。要是利益大众的好事。
  ————  星云大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