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a box

Tuesday, 16 July 2013

想说点什么


人生不是让你说想死就可以去死。说明点, 说想死,谁有勇气。
人性的弱点。

长的越大,必须懂得越多,看到的听到的便是势不可挡。越是长大,你越是不能害怕,畏惧,退缩。
没有人会帮你,没有人会站在你前面为你当子弹。
高六时候同学阿辉老爱把“人不为自天诛地灭”挂在那张牙尖嘴利的口边,现在不时还会隐隐听到这把声音。蕴意,不置可否。

二十一年。 你说你的二十一年有多快乐,就有多快乐;有多悲惨,就多悲惨。自己说了算。说得白痴点,问到底为了什么而那么拼那么忍。忍辱负重,日复一日。最后却莫拉拉练了一幅好脾气,算是无心插柳。而有时侯,你不多说,却被认为太愚蠢。

也忘记什么时候变得毫无表情。九岁时候班主任在册上写下:你笑起来很漂亮,以后要多笑!十八岁代表县到居銮比英文朗诵,回程时候木头莫拉拉看着我调侃说:笑容很甜的女生。二十一岁之前,另一把声音说:是因为你的笑,很真。
所以,喜欢笑。

因为喜欢笑,所以渐渐的,你不被允许害怕和低落。这是现实。就好比你是个超级大胖子,你试看说你吃不下, 看别人是如何调侃你奚落你。

前阵子嘴里带着三颗智慧牙到吉隆玻,拔掉上颚的两颗,下方没得拔,得找专科。难缠的牙,俗称智慧牙。拔智慧牙除了需要够钱(拔一颗足够我在大学的一个月生活费),也要有足够的勇气。当局者清。拔牙之前,妈咪担心会出事,老是恐吓我,说得有多恐怖就多恐怖,毕竟智慧牙生长在口腔神经线的周围,拔得有失,严重没命,不严重,或许会影响神经线。用意我了解,但越是看我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她越是担心。我真的不害怕。从小孩伊始,拔牙打针根本不足让我害怕。

所以,倔强还是独立,演变成我的毫无表情。拔牙的时候,我特别冷静。一如往常。即使再怎么不安,也只忍耐着,双手使紧的捉着包包。那股压力,说怕还是不怕,我只要快点拔出来。两颗乳白色没用的智慧牙,现在摆放在书桌上。



害怕,畏惧;冷静,镇定。

人生很短。上学期统计学的教授常吐嘈我们,当然言语中蕴意的是苦口婆心,说,What is that so difficult? Make your life easy! 简单一语,铭记于心。人生真的好短,要做的事情却很多。高六时候MUET 的Mr Diva 曾经问过我们这一群,想在几岁结婚。男生们的答案平均是二十六岁,女生们的也大同小异。我的答案却是:三十二。记得当时,Sir 还没反应过来,同学庆便说:Sir for girls huh, its not good to get married too late ,because the fertility...  当然,又是换来一阵哄堂大笑。

那是个正确的说辞。但是,因为太多事情,等着我去实践。当别人在懊恼这科目该怎么考及格,我在使命让大学生涯活起来,不留白;当别人在想着下个假期要去哪里玩得当儿,我在想着快点毕业。当别人想着不想毕业时候,我想快点置产。每个人的终极不同。三十二岁结婚,还算早。

前些日子看过这么一句话:Untangling a complex knot requires patience.


Silence.
Patience.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