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a box

Thursday, 21 February 2013

一個人 ,了



一個人
,了

还在适应?

在新的桌子上打着键盘的 感覺 ,抬头朝新窗户望出去的景色,聆听头上新风扇快速转动的声音,躺在新床褥上盯着上方的那面全新的 天花板

一切都是新的

第二學期開課了。搭着早上 八點的班機,我終於結束了長達一個月又四天的假期。還未抵達校園,前室友的簡訊已經傳來。我們倆都被宿舍分配到單人房。單人房,多數人夢寐以求的 選擇。可是在我和室友的臉上,卻找不到太多的喜悅。見面的 伊始,她眉頭是皺著的。

同住在一間房的整個學期裡,我們說好一起努力考取大學中的第一個Dean’s List,一同拼宿舍活動收集分數才得以繼續住在大學宿舍,並且一起祈禱能繼續成為最佳室友。

Dean’s List,
我們倆拿到了。宿舍也爭取到了。卻因為分數頗高而被派到許多人想要的單人房。於是,我們成不了室友,僅成了同一屋簷下的鄰居。

我們對彼此打趣說,”It means we have to get First Class Award for this new sem.”

上帝意識我們,被派到單人房,更多私人空間,更優勢的讀書環境,所以我們這兩位上帝的女兒,更應該力爭上游,在這學期考獲一等榮譽。

對吧?

認真的說,我並沒有料到宿舍方會在第二學期就 “恩賜”我單人房。打從心裡,我想也許往後第二、三年,課業更加繁冗,更需要私人空間時候,單人房才是我想爭取的。而且,冥冥中,現在也遇到了志同道合的好室友,何來的福氣哪。所以第一年我還是想繼續住在雙人房,並和這位本地人繼續成為最佳室友。何況,所需繳付的費用也相對的少一成。

爾,事與願違。

第一個晚上,屋裡除了嘖嘖叫的壁虎,所有家友都還未抵達。隔壁房的前室友也帶著她的悲傷失落回到她距離校園僅僅二十分鐘車程的家去收拾行李準備隔天再回來。

這個夜,我,一個人。

其實說實在的,以往除了週日,室友回家過夜,我也是一個人,溫書週她也時整個星期不在宿舍過夜。

可是,也許就是一個字,新。
少了早上起床一起高歌“room song ”Despicable me 的香蕉歌。还有,九尾狐的acoustic 版本的主题曲。
也少了个人,另听她那段若隐若现的感情。少了个人,听我唱歌。



新的學期,新的房間,新的牆壁,新的天空。

新的心情。

我的骨髓裡有著能很快適應新環境的精髓,到哪裡都沒有任何大問題。即使沒有家人和熟識的人在,我似乎七七敢死隊的湧上去了。

在新房間的這個晚上,我卻想到了這個新的題目,於是便寫起了這篇文章。
一個人,了。
也許,我只是在新的空間裡,找尋新的[kick]

×××××××××××××××××××××××××××××××××××××

一個人。

當,你發現,所有事物都是不公平的時候,你就是一個人,了。
這裡,我特別強調這個【了】字。

忍耐,不可能一輩子。忍辱負重,也會有極限。

情緒。底線。自尊。脾氣。心悸。
每個人都有。你有,他有,我也有。忍辱負重,問題何時了?

囤積的是日益增加的不滿與埋怨,還有永遠不會了結的怨恨。所以,忍耐,今天的我,在想,忍忍忍,是不是最好的方法。

忍,是因為尊重。是因為安寧。是因為顧及。

退一步海闊天空,是吧?到頭來,被世界認同的,並非你的【退一步】,而是因你的退一步而換來的【海闊天空。】

偏心和不公平,可不可以相提並論,無置可否。

當知道自己是一個人,了的時候,就要知道,自己擁有的,就只有自己。

一切,一个人了。



1717
170213
最熟悉的陌生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